主页 > F悠生活 >Ways of Seeing (15)﹕鬼月山道 奇异负空间 >

Ways of Seeing (15)﹕鬼月山道 奇异负空间

Ways of Seeing (15)﹕鬼月山道 奇异负空间山道盂兰胜会会场(Eric Tsang提供)Ways of Seeing (15)﹕鬼月山道 奇异负空间(Eric Tsang提供)Ways of Seeing (15)﹕鬼月山道 奇异负空间大哥成(Eric Tsang提供)Ways of Seeing (15)﹕鬼月山道 奇异负空间中区卅间街坊盂兰会会场__在送鬼王前,街坊已开始拆下棚上的装饰与祭品。(Eric Tsang提供)Ways of Seeing (15)﹕鬼月山道 奇异负空间山道盂兰胜会(明报製图)Ways of Seeing (15)﹕鬼月山道 奇异负空间Ways of Seeing (15)﹕鬼月山道 奇异负空间Ways of Seeing (15)﹕鬼月山道 奇异负空间Ways of Seeing (15)﹕鬼月山道 奇异负空间Ways of Seeing (15)﹕鬼月山道 奇异负空间

搭棚「靠黐」 灵活结合周边事物 /文//曾晓玲

「你信我啦,这一路搭上去,叫步步高陞。」搭戏棚的师傅基哥向监督者说明如何在斜路上建一个张贴善长芳名的「榜棚」。石塘嘴山道每年一度的盂兰胜会,桥底戏棚蔚为奇观,带着工友开工的大哥成拿出列明尺寸的设计图,只跟个大概,还是得靠他们因地制宜,边搭边平衡左右。五名师傅八日半内迅速完工,我们在盂兰胜会之前到此观察一会,已可稍稍见识这个贴合城市环境兴建的临时建筑如何诞生。

上周一(九月三日,农曆七月廿四)晚上十时多,士丹顿街一处欢呼不断,PMQ背面平地而起的三个竹棚,上方悬着一行灯泡,连至对面的中区卅间街坊盂兰会办公处,划出一个空间,来往车辆都知此时此刻,此路不通,这裏摇身一变成限时的聚会场所。众人期待全日高潮「化鬼王」,不过鬼王未送走,街坊已爬高爬低拆掉装饰,待翌日回复清静,是晚热闹就恍如闪现的奇幻时空。

天桥下斜路上搭棚

盂兰时节,城内处处棚起棚落,周二到山道,又见起了棚,说奇幻,这裏的戏棚更奇幻。由石塘嘴街市旁至山道花园前,师傅就在弯曲天桥下约二百多呎长、仅三十多呎阔的斜路上搭棚。这场盂兰胜会由天福慈善社筹办,社长吴先生说,这场山道的盂兰胜会已办了三十多年,有说选址与以前附近为殓房有关,吴先生称亦是原因之一,纵然山道是斜路,「也没有办法」。会场横跨三支桥墩,大哥成从近街市一头说起,「小棚是小施食神台」,一路上斜,「派米的米棚,然后是孤魂棚,旁边有供奉鬼王的大士台」,面向孤魂棚的是经师棚,经师在内诵经超度孤魂;背靠经师棚的是戏台,戏台正面对着就是神棚。

戏台是会场最大型的建筑,高二十七呎,外面盖上锌铁片。大哥成解释形状为尖顶加两旁斜落的戏棚称为「金纸」,「舞台一定要扭正对着神棚,做戏係畀神睇㗎嘛,神睇唔到有咩用?」他说整个会场使用约三百支杉、一千五百支竹,数量不特别多,但竹直路弯,为调整方向及保持舞台平稳,要用更多短竹来配合弯度及斜度,篾口也多(以胶带綑绑竹枝称为「扎篾」),「看上去很整齐,但其实棚不是正方形,我们称为啤把,即一边大一边小,竹要这边长那边短来平衡,棚才会平正」。

盂兰胜会上周四(七月廿七)开始,戏棚在周二几近完成。在戏台右侧,师傅基哥带两人隔条马路搭个榜棚,让善长可以「金榜题名」。榜棚不消一小时已搭起,为令结构稳固,师傅以胶蔑将竹与路牌、树枝,甚至树后的休憩长椅一起绑紧,基哥说笑,「我们搭棚的都靠黐」,其实是灵巧地将竹棚与周边事物结合。请教他如何量度斜路上的竹棚是否平直?他以经验丰富的眼光与楼宇比较,「楼唔会斜㗎嘛,我们不叫直,叫掂,依家掂嘞﹗」我们之后走上经师棚,也寻得一点智慧﹕平台铺木板,边缘却锯了两个洞,原来是迁就两座高于经师台的小石椅。

…………………………………………………城市快闪奇观 /文//黄宇轩

好些年前,在Time Out杂誌网页上,读到「伦敦七大奇观」专题,选出未必是典型地标的wonders,例如大型现代主义建筑、在伦敦南岸的国家剧院,以及在伦敦西面Neasden的印度庙BAPS Shri Swaminarayan Mandir,奇观的「奇」,除了宏伟,皆有独特美学,不是最「入屋」的名胜。如果香港也要选同样的「半另类」七大奇观,该包含什幺?最让我没半分犹豫去选的,是山道天桥下的空间,从其顶端向下走,察看它所构成的「负空间」,是世界级的城市体验。

每年农曆七月下旬,这世界级奇景还有十来天「升级」的状态,盂兰胜会的戏棚在桥下被筑起,就似故意展示在剩余空间裏,生产临时建筑的最大可能。本文刊出之时,是今年农曆七月最后一天,山道下的胜会已结束,但读者还是可赶到现场观看拆棚:那让人称奇的风景,更重要的部分是胜会前后,这大型临时建筑一步一步被搭出来、师傅花功夫将它解体的过程。前前后后,那过程连同盂兰胜会的三天,是每年都教我非常期待的两星期。

近年盂兰胜会,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广受关注,除了它所涉及的仪式和工艺,我们也可视之为每年一度城市空间变身的盛事。当我们欣赏建筑和观察都市时,多注视永久存在的环境,但在香港的农曆七月,pop-up的建筑物在全城各处轮流诞生,年年风雨不改,蔚为奇观。好些戏棚都在公园和空旷地带建成,但也有好些特别跟现成环境结合、临时大幅改造了城市空间的戏棚,山道这个,可说首屈一指。

图// Eric Tsang编辑//王翠丽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