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潮生活 >台大、建中学生齐聚怒吼要修法 「民法」竟是将台湾青年推向妈宝 >

台大、建中学生齐聚怒吼要修法 「民法」竟是将台湾青年推向妈宝

从办手机、办学贷、开银行帐户、保旅游平安险,这些现实生活中最简单不过的日常琐事,20岁以下的年轻人却什幺都不能做,都得要通过父母同意、同行才能做!这看似荒谬,却是90年前就订定的《民法》所规範的。

事实上,台湾《民法》以20岁作为成年的规定,早已不合时宜,甚至在法规的潜移默化当中,让台湾青年慢慢成了「妈宝」!

根据《今周刊》2018年独家统计发现,高达有75.81%的欧美外籍学生认为,与自己同侪相比,台湾学生过度仰赖父母亲的意见,同时,亦有67.74%的欧美外籍生认为,台湾学生过度受到家长的保护。

「抽宿舍需要的户籍誊本、办理学贷、开户领取生活费,这些是每个大学生在日常生活当中,都会面临到的事情,儘管自己都有能力自行处理了,但得都经过父母亲的授权与同意才能做,归咎根本,其实就是《民法》的限制。」台大学生会会长凃峻清一语道出现今《民法》对年轻人的不合理限制。

据统计指出,台湾约有57.8万名青少年介于18至20岁的年龄,但因为《民法》对于成年年龄的订定为20岁,使得这群青少年做任何事都「绑手绑脚」,一个现年19岁的台大学生接受访问时表示,自己曾经要和同学一起参加三天两夜的营队,但因为自己未满20岁,所以还得先签过「家长同意书」,才能顺利出游。

「我们明明都已经是大学生了,为什幺不能为自己做决定?」凃峻清看见不少校园内同学的不满,忍不住提出质疑。

事实上,直至2019年的今日,《民法》规定20岁为成年人,但《刑法》却是规定18岁为完全责任能力人,权责不符的状况下出现了许多不合理的情况,台湾青年民主协会副理事长何蔚慈就举例指出,18岁可以买大乐透、但运动彩券却是要到20岁才能购买,而18岁就能在超商购买菸酒,但到了机场免税店却是限制20岁才能购买,诸多的诡异年龄门槛限制,无不显示对于「成年年龄」订定的规範分裂。


▲今周刊社长梁永煌指出,英国、法国、德国等欧洲国家都已在70年代下修成年年龄为18岁,日本也在2018年因应投票年龄下修而修订民法的成年年龄,但台湾仍是迟迟跟不上修法的脚步。

然而荒谬的是,现今的《民法》规範是在90年前所制定的,今周刊社长梁永煌指出,「《民法》是1929年修订的,很难想像我们为何要用90年前的法规来规範现在的年轻人」,他也明确指出,当初《民法》订定20岁,是参考德国、日本的法治,但成年年龄下修的情况,德国则是在45年前就已经调整,而日本近几年也已调整。

「连开户、办学贷,都要找父母一起去,这是要如何让学生脱离妈宝的名号?」梁永煌提出强烈质疑,他指出,应该思考民法下修,让台湾的年轻人拥有与时俱进的权利与义务。

台湾科技大学学生会会长邓忆欣指出,研究指出较高比例的学生会选择读技职体系,她观察发现,不少同学一上大学就身兼多份打工,却受到20岁才能开户的年龄限制,反而凸显了刻意延长家长照护义务;同时,因为《公司法》参考《民法》未满20岁的「限制行为能力人」,使得拥有创业梦的同学,不能担任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或董事,使得创业的道路受阻。

长期推动18岁公民权的台湾少年权益与福利促进联盟 (下简称台少盟),今(10/15)天于立法院召开「修民法挺青年阵线」成立记者会,台少盟秘书长叶大华指出,2016年时任立委的顾立雄、尤美女与周春米,率先提出《民法》成年年龄下修至18岁法案,但因为当时因为18岁投票年龄修宪案未果,导致民法成年年龄同样无疾而终。

叶大华表示,这项法案还是持续躺在立院,儘管传出要修法的动作,却一直都是「只闻楼梯响」的状态。

近日已发起筹组「修民法 挺青年」阵线,同时已经获得三十多个NGO及学生社团响应,今天拜会民进党、国民党、时代力量三党立院党团,希望朝野政党能加速脚步,支持现行各委员所提之民法下修十八岁提案能排入本会期优先法案,尽早完成修法,把自主的权利及义务交还给青年,让现行民法成年年龄于18岁转大人。

民法年龄台湾学生同学却是年轻人规範大学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