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发现趣事 >Ways of Seeing﹕City Hunter!寻找游 >

Ways of Seeing﹕City Hunter!寻找游

Ways of Seeing﹕City Hunter!寻找游Hugh住在香港两个半月,走访全港,寻找特色街头景象,他认为街巷的涂鸦展现了本土活力。(冯凯键摄)Ways of Seeing﹕City Hunter!寻找游The Hong Kong Massacre__这个射击游戏剧情描述香港黑社会世界,向八十年代香港动作电影致敬。(网上图片)Ways of Seeing﹕City Hunter!寻找游Travel with Trashman__首个以香港为背景的小游戏,玩家要穿梭霓虹灯之间执垃圾。(网上图片)Ways of Seeing﹕City Hunter!寻找游Gran Turismo 4__赛车游戏展现尖沙嘴街道景色。(网上图片)Ways of Seeing﹕City Hunter!寻找游Battlefield 4__射击游戏展示中银大厦坐落在深水埗,简体字招牌倒转等。(网上图片)Ways of Seeing﹕City Hunter!寻找游《攻壳机动队》__日本游戏《攻壳机动队》的艺术总监曾赴港取经,把朦胧霓虹夜景套用到游戏之中。(网上图片)Ways of Seeing﹕City Hunter!寻找游XON KON__玩家在中环模型裏进行茶叶、丝绸与鸦片等贸易,象徵香港作为国际主要贸易港口的意义。(网上图片)Ways of Seeing﹕City Hunter!寻找游Sleeping Dogs__动作游戏Sleeping Dogs加入广东话对话。(网上图片)Ways of Seeing﹕City Hunter!寻找游Ways of Seeing﹕City Hunter!寻找游Ways of Seeing﹕City Hunter!寻找游Ways of Seeing﹕City Hunter!寻找游Ways of Seeing﹕City Hunter!寻找游Ways of Seeing﹕City Hunter!寻找游Ways of Seeing﹕City Hunter!寻找游Ways of Seeing﹕City Hunter!寻找游

在尖沙嘴街头飞车、在九龙城寨逃出生天、在观塘工厂区射杀敌军……原来过去三十年,有136 个电子游戏以香港为场景,受欢迎程度仅次于纽约的215个。

游戏研究者Hugh Davies花了一年时间研究电子游戏中的香港,「游戏中主要呈现一九九五年至一九九七年的香港,即英国殖民地的最后时光,主要受导演王家卫电影影响,香港在游戏世界裏定格。」

霓虹灯最受欢迎

Hugh在二○一六年设计了一个桌上游戏XON KON,透过Google街景和Google Earth製作出一个个香港建筑模型游戏。「我想再抽象一点,因此就看了一些有关香港的电子游戏,发现原来有很多!不过游戏中的香港和真香港有一段距离,非常有趣。」他后来被选为2018年M+/Design Trust研究资助计划的研究学人,展开题为「电子游戏中的香港建筑」项目。

第一个以香港为背景的电子游戏,是一九九四年由英国公司ZX Spectrum开发的Travel with Trashman,玩家要穿梭一条满布七彩霓虹灯的街上捡垃圾,街道颜色对比强烈。香港霓虹灯景观是最常见题材,日本游戏《攻壳机动队》(Ghost in the Shell)的艺术总监在製作前曾赴港取经,在炎夏裏,经常走入便利店唞暑,在极端温差下的香港街景尽是满满雾气,映出朦胧霓虹夜景,并套用到游戏当中。而原来,有一半用香港做主题的电子游戏的开发商都是日本游戏公司,足见日本玩家对香港的情有独锺。

招牌倒转 发哥变杀手

不过,游戏中的香港街景经常出现「无厘头」错处,惹人发笑。例如射击游戏Battlefield 4的中银大厦坐落在深水埗、每座大楼天台都设有奇怪水箱、简体字招牌倒转等等。「因为太太是日本人,而且是书法艺术家,因此我对中文字都有少许认识,至少会知道招牌反转了。」而Stranglehold周润发塑造成杀手,虽以大澳作背景,但将大澳真实棚屋变成石屋。「因为设计游戏时,多会利用网上随手可得的香港3D模型,因此与真香港街道会出现偏差,或许设计师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幺。」

挤迫城市的反差尤其动人

他曾询问游戏开发商为何选择香港作场景,他们解释香港是个挤迫的城市,但拥有不同景观,包括山景与城景交融。加上,很多事情在这个小城市内发生,而且,贫与富、高与低科技的反差常见,这种矛盾尤其动人。

九龙城寨 完美题材

「以香港为主题的游戏大多是罪行与恐怖游戏,例如九龙城寨就时常出现,因为九龙城寨没有警察、没有法律、没有规划,对游戏开发商而言是一个完美的题材,很刺激」。在生存游戏《幻影幽灵》(Phantasmal)中,玩家将深入九龙城寨荒凉和错综複杂的废墟中,遇到行为异常的居民和兇残的恶魔。「虽然不少游戏背景设定在未来,但你仍然会看到九龙城寨, 一个已拆卸的围城」。

不止当墙纸 加入香港故事

「香港的功能多数只是游戏中的墙纸,而甚少加入香港故事,不过新生代已经尝试改变」。例如理工大学学生现正製作一个有关在九龙城寨中生活的游戏,学生更访问了曾住城寨的居民,了解到在一九六○年代,一群城寨居民自行组织起来充当城寨警察,四处巡逻维持治安。

加入广东话对话

为了加深认识香港街头,他走遍港九新界拍照,他的facebook专页全是香港各个港铁站。二○○八年首次来香港,他形容香港由到处是茶楼、饺子店,到现在变成了琳琅满目的咖啡店与手工啤酒。「还时常怀念西营盘雨后的鹹鱼味呢。」在研究中,Hugh提到两个令他印象深刻的游戏,包括赛车游戏Gran Turismo 4,清楚展现尖沙嘴街道景色,而动作游戏Sleeping Dogs更加入广东话对话,以及录製香港的闹市噪音助人入睡。

电子游戏是第八艺?

四十七岁的Hugh生于澳洲,是个多栖工作者,「我有不同的生活,包括居住在不同城市、持续转换职业,过去十年是一个研究员,前十年是媒体製作人,再十年前是一个跨界艺术家。」

他自己亦有设计多个网页游戏,其中一个名为The Darkest Puzzle,玩家依照网上三十个线索,找寻911恐怖袭击的真兇,游戏备受争议。「这是我其中一个最不成功的游戏,在二○一一年游戏界开始以解决现实问题为题材,其中不少是由美国开发的。他们说我的游戏对死者不尊敬,但难道他们以解决非洲粮食危机,解决中东战争为题材的游戏,又尊重吗?因此,我的游戏在某程度上却算是成功,因为我令人们质疑创造游戏的动机。」

独立游戏群体扩大

他同时是澳洲「Freeplay独立游戏节」董事会主席,「澳洲游戏界以电脑和PS4主导,香港人大多以手机游戏为主。在过去二十年,澳洲的商业游戏滞销,但独立游戏的群体则扩大了。」说罢,他就掏出手机展示由澳洲独立游戏商开发的互动式绘本游戏Florence,带领玩家体验女孩的初恋故事,小清新的画风令人欣喜。「不过,要论及我最喜爱的游戏,还是经典的俄罗斯方块和西洋棋,最得我欢心」。

古有七艺,有人将电子游戏列为第八艺。Hugh则认为电子游戏应该排第三或四,因为游戏的历史比电影还要长。

文//彭丽芳图//冯凯键、网上图片编辑//蔡晓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