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发现趣事 >Ways of Seeing:Joan Pabona 她捕捉 >

Ways of Seeing:Joan Pabona 她捕捉

Ways of Seeing:Joan Pabona 她捕捉(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Joan Pabona 她捕捉(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Joan Pabona 她捕捉(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Joan Pabona 她捕捉(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Joan Pabona 她捕捉(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Joan Pabona 她捕捉Sacrifice系列之四(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Joan Pabona 她捕捉Joan Pabona(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Joan Pabona 她捕捉Ways of Seeing:Joan Pabona 她捕捉Ways of Seeing:Joan Pabona 她捕捉Ways of Seeing:Joan Pabona 她捕捉Ways of Seeing:Joan Pabona 她捕捉Ways of Seeing:Joan Pabona 她捕捉Ways of Seeing:Joan Pabona 她捕捉

她从跑马地住宅往下看,见到工人在整理搭棚用的串串绿网,立即举机拍下。照片裏的工人如舞者,网如丝,让Joan Pabona赢得《2017国家地理会德丰青年摄影大赛》香港人和事组别亚军,那是她来港工作的第四年。「在异地长时间工作,独自完成体力劳动,可以很孤单;但当我拍下一个画面,就会感受到跟照片裏的主体有了连繫。」六月她将告别十年佣工生活,回到菲律宾的家,离开前将举办个人摄影展。

一开始没认真看待这份兴趣,如今她计划未来要做摄影师。什幺时候开始认真?「有天我坐在中环,忽然觉得自己在浪费时间,坐着无事可做,一分钟就过去了,一小时已经太长。我自问,我为了什幺而活?如果我投身摄影,可以获得什幺?然后我相信,只要认真去做,一定有所得。」访问约在星期天,她忙得不可开交,也要抽时间去布展。「现在的我,分秒必争。」不止外佣,忙碌的香港人在周日都宁愿一动不如一静,休息个够,她却乐于一人穿梭闹市,有信心在人所共知的热门景点,能拍出自己的角度。最近她还过海到澳门,想亲眼看看人们口中的「赌博之都」,金碧辉煌的赌场,被她放到平民小巷的尽头,宛如科幻场景。即将举行的展览是菲律宾驻港总领事馆「妇女月」的活动,问Joan,你觉得自己是勇敢的女性吗?「勇敢?我想我是勇敢的,不然怎会留在这裏六年?」微笑着,流露温柔自信的眼神。她说,你知道吗?得奖照片属Sacrifice系列作品,相中那名工人也是女性。展览命名为Empathy in a Click,看到不被看见的人与事,是Joan按下快门的原因之一。

她镜头下的香港,异常安静

她视摄影作品是个人宣言,「有人问我,为什幺你拍的香港显得那般安静?那就是我,会独自旅行,希望以沉静的思绪,看出这个地方的不同面向」。照片裏各种符号,藏着Joan的生活所感,独特而美丽,是她捕捉的香港,也是画面映照出的她。

牵手

她在手机打开作品Quarter of Love,左上角镜裏映出小孩与大人牵手,却只是构图一小部分,与右边光影组成的尖角相对而不相触,中间是清晰的界线。「我有一个儿子,今年十二岁。」二○一三年到香港工作之前,Joan先在新加坡打了四年工,「那裏工作限制很多,我只能每月致电回家一次,买了电话还得藏起来,那时又没有facebook,长途电话费很昂贵,哪像现在每天都能和家人说上话」。不过她还是感受到一份无法克服的距离,「我内心充满对家人的爱,却存在着边界,总感觉我的爱只是一角,并不圆满。我离家工作太久了」。今次展出作品中有不少牵手的画面,其中一张照片中,戴笠帽的妇女稍显落寞,前方一只神秘的手像在等她拖上。背景三角线条与黑白色调呈现的光暗,我说联想到摄影大师何藩的经典作品《阴影》,Joan当然知道,「那好像是摆好姿势拍的?」她没有哪位最喜爱的摄影师,「以免会模仿别人的风格」。

雨伞

雨伞对香港人别具意义,亦是Joan喜爱的题材。「我在儿子岁半时离开他,那是个下雨天。」她说伞看在自己眼裏,有了保护的意思。有时是她抬头看天的惊喜,有时是迴旋楼梯上显眼的一块红,有时伞又罩住了马路上行人的脸,她感受到是漫无目的游走街头的心情。漫步是她每周一天假期的节目,有机会也与喜爱摄影的朋友同行,但独行时候更多。「我有很多朋友,但当我有事想做,便会独自去做,强拉他们陪我也不公平,我会内疚,还是拍摄之后再找他们更好。」第一年来到香港,她逢周末跟朋友聚首闲聊,「但慢慢发现,我渴望做些事让自己变得更好,一些回菲律宾时可以带回去的事」。于是她问同在香港工作的嫂嫂借了五千元买相机,后来她的作品得了奖,还获品牌赞助,「我从没想过人生中会有这幺一刻,签一份约会得到相机」。

脚步

二○一五年循社企Lensational学习摄影,上了六个月的课,「之前在网上找影片去学,但觉得不够,我需要知道多点」。如今她也会在工作坊担任导师。在铜锣湾某大型商场,她拍路人的脚步,却为两张照片下了相反的诠释,一张是《孤独》(Solitary),一张是《同行》(Walk with Me)。在Joan身上会看到很多看似对立的元素并存:人在异乡既与朋友聚会,亦不愿牺牲建立自我的时间;不断搜寻香港的旅游景点去逛,元朗的绿色隧道、西贡的海浪、重开的大馆都去过,但不是为打卡,而是想知道人们看惯看熟的地方,自己能看到什幺不同。

空间

我问Joan最多的问题,是「这究竟在哪裏?」很多照片裏的景物,骤眼看实在认不得。她拍怡东酒店旁的海滨大厦,却把画面横放,让髹上意大利国旗绿、白、红三色的建筑,生出别种观看的新意。她最爱拍尖沙嘴,「因为那裏什幺都有」,文化中心在她的镜头下亦不是我们见惯的模样:建筑前后空间互叠,像被分拆重组成一幅错觉图,层层叠之间又有戴鸭舌帽大叔在中央,更添视觉比例上的趣味。而另一幅摄于尖沙嘴街头的作品,则利用了镜像巧妙地营造拼合的效果,她将作品命名为Balance of Life,「每个人都需要这样做」。这在香港份外困难啊!她同意,「是很难的,我们经常会自问如何能平衡」,但几乎被工作佔据全部生活的她,最有资格讲这一句:「我们虽然不是做同样的事,但如何管理时间,仍是由自己掌握的。」

自由

Joan仍记得当天在这个城市一到埗:「我望向外面心想,噢,这就是香港,日曆上红色的日子都是我的假期了!」在新加坡的第一份工作,一星期做足七日,「后来转工签新约,好了些,有半日假期」。在新加坡外出的时间不多,从不知居住的城市是何模样,只知坐地铁的来回路线。所以她几年来在香港探索各处,觉得更自由。她的作品裏有西营盘壁画上的鸟,「有些地方没有自由,生活更差」。你觉得照片裏的世界比现实美好吗?「我只能说,在照片中,我拍下应该发生的事,但真实裏无法保证。」展览以作品Which Way作结,一个女生在弯曲重複的形状之间走着,Joan在问生活何去何从的艰深问题,其实是她寄託在这「第三个家」的一份希望:「无论以后往哪裏去,面前出现不同路向也好,都只管向你想走的路前进,you just go。」回家以后,她说也许会开间店,接摄影的生意,「商业也好、婚摄也好」,会发展这项事业,她从前亦不曾想像过。以后也当摄影师吗?「我只知这一刻想这样做,但谁知道人生会出现什幺可能呢?」

Joan Pabona摄影个展「Empathy in a Click」

日期:3月10至17日时间:上午9:00至下午4:00

(详见开放时间:bit.ly/2UdOUIH)

地点:菲律宾驻港总领事馆金钟统一中心14楼

文 // 曾晓玲图 // 受访者提供编辑 //蔡晓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相关推荐